时间: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聚焦
《红网》忠魂不泯 浩气长存——追记湖南省祁阳县人民法院法官何京平
分享到:
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7 11:11:14 打印 字号: | |

红网时刻记者 郑涛 实习生 胡艳 通讯员 曾妍 黄卫红 祁阳报道

“7月21日晚,他给我打电话说,真的累了……但是他又说,不要担心,25号就回来了……谁知,25号,他真的回来了,一盒冰冷的骨灰!”何京平妻子极度痛心地回忆他去世前夕的点滴。

“我自掏腰包买机票,一定要去鄂尔多斯接何京平法官回来。”祁阳县文明铺镇七一塘村总支书唐猛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悲痛。

“为了不让何京平法官留下遗憾,期间,我们全院组织了两队人马,一队负责送好他最后一程,一队则继续在内蒙古完成他生前未能完成的执行事业……” 祁阳县法院党组书记、代理院长田光耀说。

2019年7月22日凌晨,湖南省祁阳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何京平同志积劳成疾,永远地倒在千里之外的内蒙古执行途中,生命停留在53岁,永别了他所钟爱的司法事业。

何京平,他用对党的无限忠诚、对司法事业的无比热爱,谱写了一曲永垂不朽的生命之歌。

奔波千里之外,他用生命丈量执行之路

“这些年,他不是在执行,就是在去执行的路上。他昨天还在跟我汇报工作,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一次他倒在了执行路上,再也不会醒来。我为失去一名优秀的执行战将而痛心,为祁阳县法院失去一名勇于担当的干警而痛心……”说起何京平的离世,祁阳县法院党组书记、代理院长田光耀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,几度泪流满面。

“今天查封房产一套,扣押回泵车一台。”

“辛苦了,注意安全!”

这是7月21日,何京平去世前一天,在微信上与祁阳县法院代理院长的对话。千里之外的内蒙古,散发着北方的燥热,夹杂着南方人的水土不服,但这些并没有影响他对执行工作高涨的热情。他兴致勃勃地汇报着他和团队的执行战果,仿佛也在给自己打气:再坚持坚持,离当事人权益的实现就又近了一步。

“明天工作任务蛮重,我们起早一点。”何京平叮嘱团队成员。

“第二天早上七点多,我没见何庭长下来吃早餐,便打了电话给他,没人接。我心想,他可是向来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啊,看来是累得睡过头了。于是,我去敲他的房门,没人开。随即叫来服务员开门,我见他侧卧床上,一动不动,怎么叫也不应……他就这样走了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”随行的同事王文明回忆起当天的那一幕,忍不住掩面而泣。

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医院作出结论:7月22日凌晨4点左右,何京平因病猝死,既往无高血压基础病史,死因初步推断心源性突发。

“这段时间太累了,从7月14日抵达内蒙古开始,直到他去世的前一天,一直在马不停蹄地查封、扣押、寻找被执行人,一日三餐从来没有规律过……”同行的同事冯华斌想起在内蒙古执行的这一段时间,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“7月21日晚,他给我打电话说,真的累了……但是他又说,不要担心,25号就回来了……谁知,25号,他真的回来了,一盒冰冷的骨灰!”何京平妻子极度痛心地回忆他去世前夕的点滴。

7月14日至21日,短短8天的时间,何京平同志带领的执行团队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进展:司法拘留2人;完成1台泵车回收,价值123万;司法约谈9人,预计现金回款600万,预计抵债房产2套;查封搅拌站、拆除搅拌站主板4套;查封房产1套,解封房产1套,查封小车2台;司法查询36人名下房产信息,司法查询14人名下车辆信息。这一串串数据,背后凝聚着他和团队多少的奔波、多少的汗水、多少的心血、多少的不舍昼夜……

“祁阳县法院这些年的执行绩效一直在全市名列前茅,何京平同志的孜孜不倦,为执行攻坚立下了汗马功劳。我为有这样的得力干将而骄傲,更为失去这样恪尽职守的好同志而痛心。”代理院长田光耀每每提起何京平都忍不住落泪感叹。

何京平法官的朋友圈。

扎根基层法庭,他用理想彰显青春年华

何京平1985年3月参加工作,在祁阳县法院工作整整35年,其中26年扎根基层法庭,历任书记员、助理审判员、审判员。1993年至2011年,他先后担任文明铺法庭副庭长、观音滩法庭庭长、浯溪法庭庭长,多次考核被评为优秀,受到县委县政府嘉奖,荣获最高人民法院颁发的“荣誉天平奖章”。

身穿法袍,匡扶正义——这是何京平的法官梦。成为一名法官是他年少时就种下的梦想种子,他誓将定纷止争、惩恶扬善当作自己毕生的职业理想。

他以为,法官就是穿着让人肃然起敬的法袍,坐在审判台上,用火眼金睛洞察是非,好一派英气十足的样子。然而,现实总是有些骨感。他在法院工作的第一站是一个叫文明铺的农村法庭,那是一个坐落在偏远农村的基层法庭,大多时候,他得靠两条腿翻山越岭,或者骑着自行车碾过一条条乡间小道,叩开一个又一个当事人的家门,苦口婆心地开解着家长里短的矛盾纠纷。

“当年进法院,我是冲着法官的职业尊崇感来的。可是,进来后发现,法院尤其是基层法庭,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威武神气,原来‘国徽’不总是高悬在庄严肃穆的审判庭上,更多的时候,我把‘它’扛在肩上,载在自行车后座上,带着‘它’跋山涉水。然而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即使是农村法庭,它一样是我施展为民心的舞台。”何京平的工作日志上如是写道。

26年的基层法庭工作,他的足迹踏遍全县900多个行政村,共承办各类民事案件5000余件,无一件投诉。办案过程中,他耐心为群众答疑解惑,热心为群众提供帮助,虚心听取群众批评意见,冷静化解群众过激行为,深受当地群众的爱戴。

李某与陈某是邻居,李某建房的时候,未经陈某同意,屋檐超出了自己宅基地土地范围,占用了和陈某共有的公共面积。李某房子完工后,正赶上在广东务工的陈某回家建房。对李某房屋占用公共面积的行为,陈某情绪极其激动,叫来陈氏宗族的人到李某家聚众闹事。李某不甘示弱,也叫来了李氏宗族的人,双方大打出手。而后闹到法院,何京平接手了此案,因涉及两个宗族势力,这在当时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。

当年为调解好这个案子,何京平去当事人家里不下十次。第一次去的时候,双方对立情绪非常大,完全听不进话,都以为法院来的人是在帮对方,陈某还将何京平推倒在地,扬言要打断他的腿。

“我那时候刚大学毕业,被分配到文明铺法庭,成了何京平庭长的书记员。我记得,当时我很不能理解何庭长的做法,双方当事人都不配合,还费那么大劲做调解工作干嘛,一判了之多省事。后来,我当了法官、当了庭长,我才真正理解了师傅的担当。”同事柏刚说起当年的师傅何京平,声泪俱下。

“邻里纠纷一纸判决很多时候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尤其像李某和陈某这种已经达到水火不相容地步的矛盾,更要调解做通当事人思想工作,只有他们自己想通了,心里的结解开了,问题才好解决,矛盾才能化解。”何京平注重在办案中寻求案结事了的途径,真正把老百姓的事情放在心上,扛在肩上。

“我当时心里的真实想法其实也不是要李某把房子拆了重建,我只是心里怄着气、窝着火。经何庭长的开解,我也明白了远亲不如近邻,邻里间多些理解多些让步多些包容,有利于营造和谐的生活环境。”陈某说何京平身上有一股子向善的精气神,是真真切切地为老百姓办实事,让人不知不觉就心平气和了下来。

在广阔的农村天地,何京平渡过了他人生中最精彩的26年。他常说这26年为他积累了丰富的基层办案经验,建立了深厚的群众感情,这是他最宝贵的人生财富。如今,只要同事到他曾经驻过的乡村办案,总会有群众问起他的近况,请求转达乡亲们对他的问候。

“得知何法官突然去世的消息,我内心万分悲痛,像失去了一个至亲的人一样。当年,包工头拖欠了我的工资,是何法官一遍一遍地查询被执行人财产,一遍一遍地堵‘老赖’,帮我拿回了血汗钱,我都还没来得及当面跟他说声感谢……”申请执行人王某说起何京平当年帮他讨薪的情景,声音颤抖,泪水夺眶而出。

何京平(右一)与同事一起查封。

奋战执行一线,他用热血谱写战斗之歌

2011年2月,因工作需要,何京平同志调到院机关负责院计生法庭筹建工作。2012年3月至2018年4月,任计生法庭庭长,2018年4月至今,任执行局六团队团队长。

“五加二,白加黑”这些话来形容何京平八年来的执行工作毫不为过,他所承受的压力非常人所能想象。8年来,他承办执行案件2120宗,成为祁阳县法院破解“执行难”的一把尖刀。

“这些年,他夜以继日地战斗在执行一线,早出晚归、风餐露宿、兢兢业业、无私奉献,为解决执行难竭尽全力。”现任永州中院党组成员、副院长,原祁阳县法院党组书记、院长欧阳韶勇这样评价何京平。

一起民间借贷纠纷中,申请执行标的52.9525万元。被执行人在县城有一套房产,只要拍卖就足够支付执行款。这看似一起普通的执行案子,且有供执行的财产,但难点在于,被执行人的家庭极其特殊。

被执行人曹某,失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,身陷囹圄。但曹某和妻子共同欠申请执行人张某的钱,白纸黑字上写得明明白白,不可能因为曹某坐牢、曹某妻子死亡而免除。

“曹某有一套房子,是可以执行的,为什么法院不拍卖呢?我知道曹某两个孩子独留世间很可怜,可我不是慈善机构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我要求法院拍卖曹某的房子,实现我的债权。”张某态度强硬。

“拍卖房子,兑现你的债权,确实天经地义。可我们都是为人父母的人,站在父母的角度想想,那两个孩子是无辜,他们已经失去了父母的庇护,那套房子于他们而言就是他们仅剩的家。你放心,我们一定可以想别的办法帮你实现债权。”何京平耐心地开解。

何京平带着他的团队历经三个月的努力,多方沟通,申请执行人放弃了强制拍卖被执行人房产的要求,同时说服了被执行人的母亲、姐姐等至亲出手帮助,凑齐了欠款。最终,申请执行人的债权得到了兑现,被执行人两个孩子的家也得以保住。

“何法官是我的恩人,他让我看到国家好干部的光辉形象。因为他,我的孩子才不至于流落街头。我一定带着感恩心好好接受改造。”正在服刑的曹某几次和狱警说起何京平,内心都抑制不住感激。

2019年4月,何京平同志第一次带队去内蒙古,执行省高院指定的申请执行人为中联重科的系列案件。

在一次扣押被执行人核心设备的时候,遭遇被执行人工厂三十多名工人的围堵。何京平指挥两个团队成员带着设备偷偷从侧门溜走,他冲锋在前,带着剩余的团队成员转移工人注意力,掩护带着设备的同事逃离现场。

“当时情况非常紧急,其中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大卡车堵在了大门口,三十多号工人手持猎枪在后面追赶我们,可谓前有堵截,后有追兵。你要问我怕不怕,我说不怕那肯定是骗人的,可我始终相信正义的力量。”何京平说起那次遭遇围堵的凶险情景,同事们听着颇感心有余悸,但他却是一副习以为常、镇定自若的神情。

“这感觉像是电影里的情节啊,太吓人了,你下次还敢不敢去了?”同事问他。

“邪不压正,怕啥。那边我去过一趟了,熟悉情况,下次还得我去。你们不是说我这次带的牛肉干太硬了吗,下次给你们带点软一些的湿牛肉干尝尝。”何京平似乎根本没有把那一次危险放在心上。

7月14日,何京平再一次带队前往内蒙古,继续执行中联重科的系列案。一天跑三四百公里,顾不上水土不服,也顾不上一日三餐,日以继夜地忙查封、查询、司法拘留、司法约谈……

“何队长把这次执行当做了一场攻城略地的战役了,他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微信群里汇报执行战果的时候,兴致勃勃地报平安、传捷报,好像一天的疲惫就因此消逝了一样。”同行的王文明翻着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回忆道。

何京平同志追悼会。

忠魂不泯,浩气长存。何京平用他短暂的一生,在法院人心中、在人民群众心中铸成了“初心不忘,厚重如山”的精神丰碑。终其一生,他都在努力充当着社会公平正义的守护神、勇于破解执行难的实干家、人民群众信赖的贴心人、勤政廉政的好干部,是新时期人民法官的优秀代表。他把青春,乃至生命献给了人民司法事业,他是为奋力解决执行难而献身的勇士。

正像永州中院党组书记、院长罗重海在何京平同志追悼会上讲的一样:“他用无怨无悔地默默坚守,诠释着一心为民的高尚情怀。他努力奋战在审判执行一线,勇于挑最重的担子、啃最硬的骨头、办最难的案件,用无私无畏的忠诚担当,高扬起人民法官的高大形象。”

    网址链接:https://hn.rednet.cn/content/2019/08/02/5785133.html

 
来源:红网
责任编辑: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