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苑风采 > 文化建设
染扇
分享到:
作者:李晓萌  发布时间:2012-09-06 08:49:25 打印 字号: | |
  纸折扇并非我国的土产,而是日本或朝鲜的泊来品,但一进入中国人的生活,就受到上至公卿,下至平民的喜爱。

  文人雅士在曲径流觞中吟咏唱和,手摇折扇。林间竹影萧萧,风凉宜人,并不需扇儿生凉——一把折扇只是见面时的揖让之具,吟颂时的抒情之物。

  有时它也是风雅凝聚之物,诗兴汇集之地。郑板桥最喜画扇面,一杆两杆之竹,五言七句之诗,挥洒在折扇的两面。清风送来之际,墨香雅趣也随之而起。

纸折扇以其简朴反衬出诗兴意趣的天然,烘托出文人逸士的高雅。

  明末清初,多少家国之恨,兴衰之事,全融进了一把纸折扇中,这就是《桃花扇》。

  一把简简单单的扇子,多少善恶忠奸在它面前铺排开去。不说它的反清排满,也不说他的刺恶扬善,单是李香君那一点梅花傲骨、几滴不屈血泪,便足以让人对桃花扇肃然起敬。

  李香君,一个金陵伎女,地位卑如蝼蚁。身处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”的秦淮河上,先是拒绝奸人阮大铖的妆奁,可谓有识;后是在阮大铖的威逼她别嫁他人时,撞柱拼死反抗,可谓有胆。

  有胆有识之血性,洒在定情纸扇之上,蔚然成为灿烂的桃花,即有对情之贞,也有对国之忠。

  一把小小的纸折扇承载了太多的情。
来源:永州中院法警支队
责任编辑:孙纯